研究报告
能源交通
 
上海市秸秆利用的优化空间
 

秸秆是成熟农作物茎叶(穗)部分的总称,是生物质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具备能源化、基料化、肥料化、材料化等多元利用途径。回顾历史,秸秆焚烧作为“冬天里的一把火”在全国范围内备受关注,上海以2010年世博会为起点出台了三轮政策,在秸秆禁烧领域形成了完善的顶层设计,大面积秸秆禁烧已得到遏制。放眼未来,上海在迈向全球卓越城市的进程中,担负着打造“更持续发展的生态之城”的历史使命,立足于打好生态环保攻坚战、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上海的秸秆利用方式尚存优化空间。

    结构调整是优化秸秆利用的突破点。从量上来看,上海秸秆利用已取得突出成就,大面积秸秆禁烧已得到遏制,秸秆利用率已在2015年达到93%,前两轮的政策目标均已超额完成。从结构上来,农作物现场粉碎还田的比例在2014年已达八成以上,用作饲料、肥料(有机肥)、基料、能源(成型燃料)的比例较低(如下图所示)。由于秸秆过量还田存在诱发病虫害、降低作物的土壤氮素有效性、影响农作物发芽等风险,上海的秸秆利用结构尚存优化空间。

经济和技术因素构成了结构调整的约束条件。经济上,秸秆本身密度小、体积大;上海秸秆资源规模有限、分布分散,收储运成本高,规模效应不明显;据相关项目实践介绍,秸秆的最优利用半径仅50公里;按照谷草比法估算,上海秸秆的理论资源总量约165万吨,多由稻草、蔬菜藤蔓等组成,主要分布在崇明、金山、奉贤等9区。约八成的秸秆利用流向还田,收入依赖补贴,模式单一,市场化机制尚未充分发挥作用。技术上,清洁燃烧技术和专用锅炉尚存技术短板,目前市场上的生物质锅炉多是在燃煤工业锅炉的基础上稍加改进而成,可燃气体损失和黑烟的问题突出。

能源化利用是结构调整的重要方向。一是能源化利用方向符合上海的资源禀赋条件。稻麦油秸秆作为上海的主要秸秆资源,适宜于成型燃料和沼气的生产。二是有利于解决本市秸秆规模较小的问题,秸秆的能源化利用与垃圾发电、畜禽粪的沼气生产具备协同性,可以实现不同生物质的规模化、集约化处置。三是秸秆气化和沼气化的技术成熟,已具备一定的基础。目前崇明沼气示范工程已采用农作物秸秆作为辅料,上海已有在建秸秆发电项目1处。此外,秸秆的材料化利用具备较高的经济附加值,肥料化利用可与畜禽污水、污泥进行协同处置,二者也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版权所有 © 2016 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 本站访问量:5842021
上海市肇嘉浜路301号19楼 相关法律条款 沪ICP备1205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