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自贸试验区
 
“十三五”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的战略框架
 

建设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在我国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条件下,立足国家战略需要、顺应全球经贸发展新趋势,更加积极主动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自贸试验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新平台和制度创新的“试验田”,自贸试验区有别于国际上通俗的自由贸易园区,具有丰富的开放内涵、改革内涵和发展内涵,其战略框架可概括为“433”,即以四大领域(即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贸易自由化便利化、金融自由化便利化和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为重点、以三个维度(即对标国际通行规则、落实国家改革要求、呼应市场主体诉求)为衡量坐标、以三种效应(即开放效应、改革效应、发展效应)为考量目标。

四大领域。即自贸区制度创新的重点领域。一是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主要是适应全球贸易投资新规则,形成投资领域高度开放、便利化的外商投资准入管理制度,形成服务促进体系完善、便利化的境外投资管理制度,建立与服务业领域扩大开放相适应的制度规范。二是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主要是形成货物进出自由的“境内关外”高效、安全、便捷海关监管制度,培育发展新型贸易业态、推动贸易转型升级,提升我国在全球贸易价值链中的地位。三是金融自由化便利化。主要是推进宽松的外汇管制和资金进出自由,实现支撑贸易投资便利化的金融制度创新,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利率市场化、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等方面做好“压力测试”。四是国际化法治化市场化营商环境。主要是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贸易规则相适应的政府管理制度和监管模式,包括宽松的市场准入、透明的政府监管、接轨国际的市场规则,以及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高效透明的政务环境、公平正义的法制环境。

三个维度。即自贸区制度创新推进的考量坐标:一是对标国际通行规则。自贸试验区是主动应对国际贸易投资治理格局变革而生的产物。体现为:对标国际规则,应对正在调整博弈的国际贸易投资新规则,改革边境内制度规则体系,打破阻碍贸易与投资的边境内障碍,形成一套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的经济体制、管理体制和监管模式;对标国际水平,围绕着营商环境建造,缩减与国际标杆城市之间的差距,在市场准入的开放度、企业设立的便捷度、政府监管的透明度和市场环境的公平性、政务环境的高效性、法制环境的完善性等方面,缩小与国际领先城市之间的差距。二是落实国家改革要求。自贸试验区是我国深化改革开放的试验田,是制度创新高地,而非政策洼地。体现为:按照国家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结合自身实际,在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建设法治化营商环境、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等方面先行先试,注重改革成果的普适性,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成果,为全国面上深化改革积累经验。三是呼应市场主体诉求。自贸试验区的改革不是“高大上”,是围绕着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以开放倒逼市场化改革,营造有利于企业发展环境。体现为:必须坚持以企业需求为导向,以多元企业主体的发展(包括获得更多商机、业务开展更加便利、功能能级不断提高等)来衡量制度创新红利。

三种效应。即自贸区改革开放的目标成效。关键是实现开放、改革、发展“三位一体”良性互动。开放效应体现为形成服务业扩大对外开放的新格局,成为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战略的重要载体,成为我国深度参与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平台,为我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提供支撑。改革效应体现为率先建立符合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要求的投资贸易规则体系,率先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体系相适应的行政管理体系,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政府管理新理念、管理新制度、监管新模式,成为新时期深化改革开放的制度创新苗圃。三是发展效应体现为促进开放型经济升级(提升利用外资综合效益、促进贸易方式转变、助推中国企业和资本“走出去”),促进上海城市功能能级提升(加速新功能、新业态、新模式培育,增强上海全球城市的资源配置能力、综合服务功能),提升上海服务辐射能力。

 

版权所有 © 2016 上海市发展改革研究院 本站访问量:6270266
上海市肇嘉浜路301号19楼 相关法律条款 沪ICP备12050024